蓋世人王
首頁 > 武俠小說 > 蓋世人王 > 第八百一十二章 三十六重幻境海

第八百一十二章 三十六重幻境海

目錄

    混沌仙門發展至今,不單單底蘊強橫,曾經走出過驚才絕艷的弟子,在各大古界開宗立教,有甚者建立了頂級勢力。

     俗話說牽一發動全身,混沌仙門的規模是常人很難想象的。

     海納百川匯聚滿世界英杰,從外門弟子,正式弟子,核心弟子,傳承弟子,一步接著一步篩選出頂級人杰。

     審核的標準很簡單,闖蕩混沌仙門精心布置的四層考驗,闖過第一層就有資格競爭核心弟子身份了!

     第一層的難度對于絕大多數起源者而言堪稱噩夢級,檢測的并非戰力與天賦,則是精神意念!

     沒有強盛的精神意志,何談強者之路。

     故此紅塵煉心三十六層幻境海,上一代弟子都談之變色。

     “希望他能闖到第三層吧。”

     蘇璇青在心里輕語,清楚道統老大能是在刻意刁難鈞天,因為給予他的時間僅有三天,一旦失利恐難過關。

     “幻境海!”

     鈞天來到了目的地,色彩斑斕能量籠罩的神秘時空,入口區域聳立著一座石碑,預示著紀錄排名。

     更標注著獎勵,很是離譜,鈞天都暗暗心驚,排列在前一百都能得到頂級奇物獎勵。

     甚至闖關的時間越快,給予的獎勵尋常會翻倍,更會得到各類特殊獎勵,傳奇指點修行,前往混沌锏世界深造,來到混沌龍脈核心潛修。

     “不愧是傳承數百萬年的仙門道統,有著完整的培養體系。”

     鈞天感嘆,自從他走向修行界,唯一加入的洞天福地就是天霞洞天了,最終還被他領兵打了進去……

     鈞天走向幻境海,周圍觀望的各路英杰顯得較為安靜,開玩笑大能盤踞在這里,元神顯道,豈能輪得到他們發言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 蒼老的大能,身軀佝僂,暮氣沉沉,拎著混沌锏,在混沌迷霧中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 事實上他和混沌锏聯手,暗中探測鎮元老仙,古怪的是沒有發現他任何跟腳,來歷,難道是常年盤踞在深空的大能?

     “要開始了,不知道他闖過幻境海需要多長時間?”蘇銘輕語,大能培養的弟子豈能是等閑之輩?

     “大家不要議論,認真看。”

     混沌圣子背負雙手,由內而外綻放出黃金圣輝,還記得昔日闖蕩幻境海,一天內完成通關,引發了轟動。

     因為三十六層幻境海,一百天內通關算是合格,直接給予核心弟子身份待遇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第一層幻境海。

     鈞天走向里面,接著一陣斗轉星移,龐大的精神波動牽引住他的元神,恍惚間他被影響了,冥冥中,似乎遺忘了過往的一切。

     周圍的景象大變,到處都是歡慶之音,炮竹聲,嬉鬧聲。

     鈞天站在氣勢宏偉的官邸前,這里到處都是鮮衣怒馬的侍衛,紀律嚴明,來回巡邏,看到鈞天臉上露出笑容,稱之他為二少爺。

     “大夏府。”

     鈞天精神恍惚,埋葬在內心的情緒徹底被喚醒了。

     他有些呆滯與失神,行走在熱鬧絕倫的官邸內,掃視著過往的孩童,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開心模樣,不由得沉思。

     曾經他無比向往過這等無憂無慮的生活,不需要為溫飽奔波,更不需要為奴,也不需要通過挖掘凍土寶藏換取糧票去生存。

     昔年大夏府繁華昌盛,在夜幕中綻放神圣光澤,到處掛滿了紅燈籠,顯然在過年。

     鈞天不知不覺間來到一座莊園,望著圍坐在夜色下的一群人,他心頭發抖。

     “大哥,小妹。”

     鈞天喃喃自語,望著英武絕倫的夏擎天,掃視著開心大笑的夏云汐。

     他們,不同于曾經背負著血海深仇,無憂無慮長在大夏府,有著富足的生活,美好的人生。

     緊接著鈞天心神微顫,看到了從未蒙面的父母。

     秦玲瓏沒有了滿頭白發,穿著素色長裙,烏發自然披散在晶瑩身軀上,看著坐在她面前的三個孩子,散發著母性光輝。

     他看到了自己的父親,身材修長,面孔嚴厲,還有分別多年的夏圣王,紅光滿臉,帶著英氣,很是豪邁。

     一家人就這樣和和睦睦圍坐在一起,卸掉甲胄,享受難得的團聚時光。

     唯獨鈞天坐在角落里,總覺得和這片世界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然而很快他適應了,遺忘了過去,融入到大家庭里面,開心笑著,認為他這一生都生活在這片沒有壓迫與血腥的溫暖世界,體會到了從未擁有過的溫馨。

     “年夜飯開始了!”

     徐沁和長公主走來了,云汐的小嘴很甜,一口接著一口嫂嫂叫嚷著,討要禮物,圍繞著他們說笑。

 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 天邊煙花在綻放,將夜空映襯的燦爛,喧囂的氛圍,熱騰騰的菜肴,孩子們歡快的笑聲,頻繁徘徊在這片歷史長空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這就是所謂的大能前輩親傳?”

     有人實在是憋不住了,險些大笑出聲,快一整天過去了,他竟然連第一關都沒有闖過去。

     更有人搖頭,什么狗屁?

     也有人低語:“我覺得第一關是最難最難的,考驗的是親情,是曾經失去的親情,我沒有父母,只能在內心去勾勒我父母的樣子!”

     穆馨感到了心酸,鈞天看到的是曾經的大夏府嗎?

     她很清楚鈞天的過往,走上祖上路遭遇了太多的白眼,他的人生很不容易,回想起來總是感到心酸,成長路更是充滿血腥與黑暗。

     而今他是爬起來了,打破了魔咒,站在了一個較為巔峰的高度,但回首過往,曾經的遺憾持續沖擊著他的靈魂!

     沒有人發現,老仙流淚了。

     它剛才以特殊手段闖進去,一縷神念去體會,看到了曾經的故友,兄弟,道侶,弟子,但是這些人九成都不在了……

     祖上時代的落幕,余下的還活著嗎?

     “我竟然在難過,本大仙竟然在流淚,我想到了很多很多的往事,當年看著他們死亡都沒有哭泣過,現在我竟然哭泣了。”

     老仙在心里低語:“逝去了的終究逝去了,縱然現在置身在大迷霧中,去撕裂,去打破,去抗爭,才是慷慨激昂的人生!”

     有些情感,總是困擾修士的成長。

     當你站在巔峰,回望過去,從會為曾經的遺憾而嘆息。

     鈞天站在第一層幻境海,一直待到了天亮,紅塵煙火氣漸漸遠去,云汐他們的身影漸漸模糊了……

     恍惚間,鈞天的眼睛濕潤了,哽咽著:“這一夜,過的特別充實,縱然剛開始就知道都是假的,但還是相信這是真的,好想繼續陪著他們,好像一輩子都不要醒來。”

     “堅信,這一天未來會出現的!”

     鈞天豁然間抬起頭,瞳孔徹底變了,沒了傷感,唯有恐怖絕倫的意志在沸騰,霎時間震散了第一層幻境海,走向下一關。

     “我去,這……這運氣未免太好了吧?”

     “第一關考核即將結束,結果他闖過去了!”

     “可是他在第一關已經耽誤了這么長時間,接下來考驗還有必要嗎?”

     “沒意思,我還不如去看種族擂臺爭霸戰,期待張道鈞可以繼續登場,生撕裂天癩皮狗!”

     一些人起身,遠去了。

     接著更多的人離去了,但他們還沒有走多遠,突然間感到了某種特殊的氛圍。

     他們忍不住扭過頭,接著石化在原地。

     從外界他們可以很清晰看到,正在向前闖關的身影,精氣神恐怖,每一步踏出去,一層接著一層幻境海跟著熄滅!

     什么災難,什么考驗,什么浩劫,什么壓迫,什么生死絕地,像是一層接著一層破紙,不斷崩碎,炸毀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他以離譜的速度闖過了三十關!
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有人在發顫,怎么會這么快?太粗暴了吧?

     甚至他們覺得以鈞天的精氣神,簡直可以瞬息間打爆幻境海!

     以至于,他僅僅用了十幾個呼吸,闖到了最終的一關!

 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 有人吸了口涼氣,遍體生寒,如果不算第一關耽擱的時間,那么鈞天闖關的速度就太可怕和離譜了。

     “最后一層是最難的,考驗和情感有關,我認為他會被繼續困在里面……”有人這樣說道。

 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 鈞天置身在第三十六層環境海內,耳邊傳來滔天的喊殺上,充滿了無盡的血與亂。

     大世在凋零,神魔在廝殺!

     “小哥……”云汐痛苦叫嚷的聲音傳來,眸子流血,身軀殘破,躺在血泊中,被一頭裂天獸給斬首了。

     “二弟,快走!”他聽到了喝吼聲,騎著火麒麟的夏擎天被大威太子給生撕了。

     “我的三個孩子,多么想回去看看,哪怕是一眼。”

     一對夫婦倒在了天神山脈深處,流著淚,很痛苦,但無力改變什么,默默無聲死在這里。

     “狗子,努力活下去,面對未知與神秘不要恐懼,殺出一片天,祖庭的未來系在你的身上,縱然億萬載過去都不要遺忘自己的使命!”

     老仙的巨吼聲傳來了,面臨恐怖大禍,深空似乎伸展出來億萬條粗大臂膀,攥住了老仙,隨著一聲慘叫他暗淡落幕了。

     “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 陰冷的聲音傳來,江凝雪曼妙的身軀在深空若隱若現,提著徐沁染血的頭顱,深邃的眼瞳如同無邊煉獄,欲要吞噬整片世界。

     接著,鈞天又看到祖庭陡然崩塌了,宇宙寒霜飄零,諸世墜落,萬物成空,莊主、鎮元仙子,老神棍,帝女,他們接連上路。

     鈞天平靜注視這一切,獨行在遺世,在漫天腥風血雨中,掃視著瀧云他們的尸骨,漸行漸遠,通往無盡的未知與神秘。

     “你們護我一時,未來我來護你們一世。”

     鈞天眸如冷電,踩碎了幻境海,濃密黑發披散在腰部,由內而外綻放出滔天神霞,屹立在天地間,俯視著蒼茫萬物。
目錄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