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視世界從小舍得開始
首頁 > 武俠小說 > 影視世界從小舍得開始 > 第六百七十八章:打眼,大場面,關老爺子‘復活’

第六百七十八章:打眼,大場面,關老爺子‘復活’

目錄

    周辰不是自吹,他的古玩鑒定水平,若是不靠系統的話,或許比不上關老爺子和韓春明,但也是極具水平的。

     最起碼比起蘇萌和她大舅的水平高出太多,而且他在字畫方面,比起韓春明和光老爺子還要經驗豐富。

     至于原因,也很簡單,他在前些影視世界當中,有多次生活過幾十年,在此期間,有不少人為了討好巴結他,給他送了不少字畫和文房四寶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 他自己也見過不少優秀的字畫,知道不少國內精品的字畫,這是他得天獨厚的資本。

     “這幅畫有什么特殊之處嗎?”

     楊華健盯著這張畫看了半天,也沒看出有什么特別,就是材質好像上了年代,可字畫還是要以內容為主,他真不覺得這一對猴子能有多大價值。

     蘇萌和她大舅劉老板的想法也跟楊華健差不多,同樣奇怪的看著周辰。

     “這幅畫名叫《子母猴圖》,這張畫不是出自名畫師之手,但它卻另有乾坤……”

     周辰本來還饒有興趣的想要跟他們講解一番,可說了幾句之后,發現這幾人依然是一臉茫然,興致頓時沒了。

     “算了,你們對這幅畫可能了解不夠,我就不多說了,你們只要知道,這幅畫價值極大,就算現在有人出價一個億,我都不會賣的。”

     收藏家都以收藏到好東西為榮,周辰自然也不例外,如果遇到懂行的人,炫耀一番,還能得到滿足。

     可蘇萌幾人,明顯不再這個行列之類,所以周辰連半點跟他們炫耀的心思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 “我看你們都選了瓷器,看樣子你們對瓷器都挺感興趣的啊?”

     楊華健笑呵呵的說道:“那是當然,這些瓷器多漂亮啊,古人的智慧和手藝是真的令人驚嘆,就算是現在科技發達了,能做出差不多材質的,可卻沒有老物件所具備的靈魂。”

     周辰翻了個白眼,說得好像挺在行,可你看看自己選的,他真的是無力吐槽了。

     “楊華健,你選的這兩件,青銅杯年代悠久,汝窯瓷器很珍貴,你真想要的話,三百萬拿走,不想要的話,就放回去。”

     “三百萬,這么貴?”楊華健聽了價格,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 蘇萌道:“我看你選的這件汝窯,非常精美,應該值這個價。”

     劉老板也是認真的看了幾眼,頗為認同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 周辰已經不想再作評價,對蘇萌二人說道:“你們兩位選的這兩件,實誠價,四百五十萬,要就拿走,不要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 蘇萌沒說話,只是看向了她大舅。

     劉老板幾乎沒遲疑,十分自信的回答道:“沒問題,現在就可以簽支票。”

     楊華健遲疑了一下,最終也做出了決定。

     “好,我先把東西帶回去,明天財務上班了,給你打錢,沒問題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沒問題,還是之前那句話,離開了這屋,就沒有后悔的機會,而且我之前的條件,也不能違背。”

     楊華健三人都是毫不遲疑的點頭,今天他們算是大開了眼界,而且心里都還都想著,以后說不定還有機會再跟周辰交易,所以就算打眼了,他們也沒想過要后悔,或者埋怨之類的。

     將他們四人送走之后,周辰輕嘆道:“專家?呵呵。”

     現在真的是什么人都能被稱之為專家了,也難怪蘇萌這對舅舅外甥女,會被那么簡單的騙局,給騙走了幾千萬。

     沒有眼力也就罷了,腦子也轉不過彎,更重要的是,心太貪了。

 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蘇萌大舅劉老板,還認真的看著手中的物件。

     “好東西,真的是好東西啊,這錢花的不虧,這東西要是上了拍賣會,絕對能賣出一個高價。”

     “大舅,這事您就別想了,周辰可是警告過我們,不能把這東西賣到國外,不然以后咱們可就別想再跟他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哼,這個周辰跟韓春明一樣狂,發了點財,就目中無人了,這可是我們花錢買的,憑什么不能賣?”

     不過他也就是過過嘴癮,對韓春明的時候,他一點不在意,可是周辰可不一樣,周辰的實力不是韓春明能比的,就算是他,想要在燕京繼續混下去,最好還是不要跟周辰交惡的為好。

     按照他的話來說,韓春明也就是有點錢,可周辰不但錢很多,而且官面上也很有實力,還是北大教授,弟子無數,人脈上,也不是韓春明能比的。

     “大舅,這兩樣東西,我們要不要請侯姐父親鑒定鑒定?”

     劉老板很自信的說道:“不用,這兩件絕對是好東西,要是讓我小丈桿子知道,指不定會惦記著呢。”

     蘇萌想了想,還是說道:“我覺得還是找他看一看,周辰可是說了,他那里的東西,就算是贗品,那也是能以假亂真,咱們的水平,比起侯老,還是差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劉老板跟破爛侯雖然是丈人女婿關系,但兩人關系并不好,他也不想求破爛侯,可外甥女說的也沒錯,他也就沒再反對。

     第二天,蘇萌他們就把破爛侯請到了飯店,本來破爛侯不想搭理他們,可一聽是請他掌眼,二話不說,立馬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 可當他看到東西的時候,頓時有些懵。

     “這件元青花,是不是從春明他姐夫,周辰那里弄來的?不對啊,周辰怎么可能把他藏寶室的東西賣給你們?”

     破爛侯認出了兩件之中的元青花,當初他去周辰藏寶室的時候,親眼見到過,至于另外一件瓷器他還沒細看。

     “對啊,就是從周辰那里買來的。”蘇萌道。

     破爛侯眉頭一皺:“說說,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怎么會把東西賣給你們?”

 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周辰并不是那種會隨便賣古玩的人,即便這件元青花不對,可既然收到了藏寶室,那就不應該會輕易賣掉,更別說是賣給蘇萌了。

     誰都知道韓春明跟蘇萌的關系,周辰更沒有理由坑蘇萌吧。

     蘇萌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跟破爛侯一說,破爛侯明白了緣由,這才釋然。

     只要不是故意的,就沒問題了。

     “小丈桿子,你先別問那么多,看看東西吧。”劉老板有些不耐煩的說道。

     破爛侯輕哼一聲:“別,這件元青花就不用再細看了,我有印象,抬個底,我瞜一眼,行了,不對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對?”

     蘇萌,劉老板和侯素娥三人一聽,都驚了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小丈桿子,你可別糊弄我啊,這東西我昨天研究了一夜,不像是假的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 破爛侯鼻孔出氣,笑道:“那只能說你們眼力不夠,這么說吧,上次春明那妹夫,就是那個做掮客的,他不是拿給你們一件天歷二年的瓶嘛,這東西比那件更難看出來。”

     上次那件元代瓶子,已經確定是假的了,所以蘇萌聽到破爛侯的話,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 “這么說,這東西真的不對?”

     “唉,不對就是不對。”

     “侯老,那您再看看這件。”

     破爛侯看向了另外一件清代的瓷器,并且上手認真的看了看,片刻后,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 “也不對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這怎么可能還不對?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周辰這小子,是真有些本事,我差點都被騙了,你們看這處顏色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這一處顏色不對,你們在認真看看,是不是跟其他位置的顏色存在些許的差異?”

     三人用放大鏡看了好大一會,侯素娥根本沒看出來,可蘇萌和她大舅仔細看了一會,還真的發現有一點點的不對,但實在是太細微了,如果不是破爛侯點出來,他們根本就發現不了。

     “這,感情我們選的兩件,全都是假的啊?”

     蘇萌哭喪著臉,郁悶不已,而劉老板更是臉色難看。

     他們都知道,選到假的,跟周辰沒有一點關系,在他們選擇的時候,周辰可是一點都沒有干預,而且還提前告訴了他們一半真一半假,只能說他們打眼了。

     破爛侯翹著腿,坐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稀奇的,誰還沒打過幾次眼啊,只能怪你們自己,周辰這小子,比韓春明還精,這兩件不便宜吧。”

     蘇萌和她大舅都沒說話,沒臉說啊,但他們沒臉說,破爛侯卻不顧忌他們。

     “不過沒關系,蘇萌,你在他那里吃了虧,以后讓韓春明去要回來,他那二姐對他好著呢,這小子就偷偷從周辰那里拿過幾件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 “對了,我看你們對瓷器那么感興趣,怎么沒挑到他更好的,周辰那藏寶室我去過,其中有一件寶貝,算得上是他那最好的瓷器。”

     蘇萌穩定了心情,好奇的問道:“最好的?我聽周辰說,他那最好的是一副字畫,叫什么子母猴圖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那畫啊,我看過,確實不錯,不過是上面的印章更稀罕而已,不同人眼里,好東西的價值自然也不同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侯老你覺得他那里最好的是瓷器?”

     蘇萌三人都是來了興趣,他們的確對瓷器更精通,更喜歡些,對字畫的感覺就差了點。

     破爛侯眼睛一瞪,說道:“對,元青花,鬼谷子下山罐,這就是他那藏寶室里,最好的瓷器。”

     “所以啊,很可惜,你們的眼光差了點,好不容易的一次入手機會沒有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 破爛侯十分可惜,不過突然又說道:“也不對,恐怕就算你們選到了,估計也買不起,那可是真東西,周辰絕對不會賤賣的。”

     劉老板聞言,卻是對著自己的大腿猛地一拍。

     “哎呀,這個鬼谷子下山罐我見到了,但是我覺得不太對,所以沒選,哎呀,打眼了,打眼了啊。”

     最好的沒選到,反而是選了兩件贗品,他真的是腸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 破爛侯輕蔑的笑了笑,又問道:“你們不是說,還有個人跟你們一起選了兩件嗎?他選了那兩件,說來聽聽。”

     蘇萌道:“是一件青銅杯,還有一件送汝窯。”

     破爛侯精神一震,問:“什么樣的。”

     蘇萌仔細的回想了一下,然后告訴了破爛侯。

     破爛侯聞言,忍不住嘆道:“那這個楊華健,還算是有點眼力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說,難道楊華健選的都是對的?”

     蘇萌和她大舅心里頓時就不平衡了,他們兩個都打眼了,若是楊華健選了對的,那他們這里子面子可都丟了。

     破爛侯道:“青銅杯是老的,而且還能追溯到戰國時期,至于那汝窯瓷器,不太對,不過也很正常,因為這件東西,我都差點打眼了。”

     蘇萌和她大舅心情更不爽了,人楊華健還選了個真的,可他們兩個,全都是贗品,能不氣嘛。

     破爛侯看出了兩人的心思,站起身,笑呵呵的說道:“花點錢,買個教訓,算不錯的了,人周辰又沒有坑你們,怪只怪你們自己沒眼力,呵呵。”

     若是當時把他給叫上的話,就不是這個結果了,可他也知道,就這個老女婿,自私自利的很,有好事情,根本不可能喊他。

     幾天后,周辰跟李媛打電話,告訴她,那幾塊地,他已經看過了,并不符合他的預期,所以這一次房山投資的事情,他就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 李媛有點不開心,但周辰沒管她,他又不是做善事,不符合規劃的土地買過來干嘛?

     談完之后,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 其實周辰知道,這一次房山之行,蘇萌和她大舅就會被程建軍狠狠的坑了一次,花了幾千萬,買了一堆假貨。

     這其實是個名場面,只不過是反面教材,但周辰是實在沒興趣去看這么拙劣的表演。

     這些年,他為了能找到符合要求的老物件,跟這行的各個門道的人都打過交道,光是很大的局都遇到過好多次,若不是有著系統幫忙,可能有幾次他都要被宰。

     就程建軍找的那些人,玩的那布局,跟真正玩坑里的那些亡命徒,差的那是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半個多月之后!

     “老爺子,剛剛我讓盯著您兒媳兒媳婦的人,給我發來了消息,說他們去了春明家了,現在我丈母娘那里熱鬧著呢,看來他們這是要發動總攻了啊,您老怎么說的?”

     郊區的別墅里,周辰笑呵呵的對關老爺子問道。

     因為關老爺子的要求,他一直派人盯著關父關母,只要他們有什么動靜,都會立即匯報給他。

     關老爺子面色平靜,只是緩緩的說道:“在這里躲了幾年,也是時候出去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得嘞,那就按照您的意思,咱們兩個盛大登場。”

     周辰也是很高興,因為他知道,關老爺子雖然是自己要待在這里的,但他能看得出來,老爺子還是想要跟親人團聚,想要見見土地和老朋友。

     現在關老爺子放下了心思,愿意離開了,他也為關老爺子感到高興。

     老人嘛,在生命的最后時光,還是要跟親人朋友們團聚在一起,感受更多的人氣,享受更多的天倫之樂,才會心情更好。

     周辰帶關老爺子收拾了一下,然后兩人就坐上保姆車,離開了郊區別墅。

     在他們前往市區的時候,韓家的風波也開始了。

     關父關母帶著蘇萌大舅和程建軍上門找麻煩,緊接著破爛侯也帶著女兒和蘇萌去了,最后關小關和李成濤也同樣到場。

     好家伙,人員一下子就聚齊了,但韓春明絲毫不慌,帶著他們就前往了自己的雅軒博物館,準備跟他們來一次徹底的。

     到了博物館之后,沒有找到東西的關父關母,直接就留怒了,關母更是動手對著李成濤一通亂揍,發泄心中的憤怒。

     “你這個敗家子,敗家子,我打死你,我打死你這個敗家子。”

     在關母撒潑大叫,怒打李成濤的時候,突然一聲蒼老卻又底氣十足的怒吼聲響起。

     “你才是敗家子。”

     這突然的一聲大喝,把博物館里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這聲音讓所有人都覺得熟悉,特別像已經‘過世’的關老爺子的聲音,所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停手,朝著聲音響起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 只見一個男人推著一個輪椅,緩緩的走了過來,輪椅上坐著一個頭發雪白,面容蒼老的老人。

     正是周辰和九門提督關老爺子。

 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,就連一直坐在那看戲的破爛侯,也都是嚇的慌里慌張的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 至于像關母,蘇萌,侯素娥和孟小杏這些女人,更是嚇的連連后退,驚恐不已。

     韓春明更是傻眼了,就這么愣愣的看著關老爺子,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。

     關老爺子突然說道:“徒兒,來。”

     韓春明傻乎乎的點點頭,愣了一下,才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,當他走到關老爺子面前,上下打量了一番后,還是滿臉震撼,死死的盯著關老爺子那張蒼老的面孔。

     關老爺子卻是呵呵一笑:“沒想到吧,徒兒。”

     “師父。”

     韓春明輕喚了一聲,然后又情不自禁的抬頭看了一眼輪椅后面的周辰,眼神中充滿了探尋。

     “師父,您能給我一嘴巴嗎?”

     關老爺子輕輕的把手放在了韓春明的臉上,就是這么一個動作,直接讓韓春明破防了。
目錄
返回頂部